徽杭古道行,重走徽杭古道

作为一个一直在北方生活的人来说,南方的大山大水是一直想亲近的。我家在鲁南地区,属平原,县城最高的一坐山海拔也不过八百多米,其他的都应该算是丘陵之类的了,这些山多独立而起,冬天的时候,只剩下枯草和山石还有稀疏的松树,整个是黄土的颜色,现在这个季节,还可以看见些点点随风飘摇的杂草,多了些绿意。

2011年4月23日,
09级研究生党员韩玉杰、冯全友和10级的胥明、赵鹏飞作为先进材料实验室的支委代表与民星中学、复旦附中的几位老师,一行33人,来到徽杭古道进行户外体验。在旅行过程中,细细品味徽州人的艰难创业历程,感受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

第1天
2013-08-23

去年夏天从重庆回南京的路上,经湖北恩施一带,窗外景色让我惊叹不已,蓝天下全是连绵起伏的被绿树包裹的群山,绿树覆盖得平坦而均匀,显得很圆润可爱,不像我家那里,总是有棱有角有山尖。一座座山随着车往后退,像一幅横着的卷帘画,偶尔有坐大桥横亘期间,或是几户人家零散散布。从湖北往安徽这一路几乎都是这种风景,这让我兴奋不已,和张家界、黄山相比,它们更贴合自然,不大的村落安静地卧在其间,多了些静谧悠然的美感,所以回来之后我一直想找这种地方领略一番。

徽杭古道西起徽州绩溪县伏岭镇,东至浙江省临安市马啸乡,位于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北侧,北靠黄山,南依天目山,全长25千米,是古时联系徽州与杭州的重要纽带,保存最完整的一段是绩溪县境内的盘山石阶小道,是徽杭古道的精华所在。

绩溪县

其实皖南就是多山的地带,离南京不远,有名的大山就有黄山、九华山、天柱山等等。经一番搜寻,此次出行的地点选在了宣城市绩溪县,宣城是李白钟爱的地方,相传他在宣城共留下83首诗作,“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等这些脍炙人口的句子就写于此。而绩溪县城在宣城南部,黄山以北,往东可以进入皖浙边界的天目山山系。

当年一代代徽州人贩运盐、茶、山货,走出了一条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今天我们重走徽杭古道,重温那段历史,重新体验不怕吃苦、坚持不懈的精神。

徽杭古道西起徽州绩溪县伏岭镇,东至浙江省临安市马啸乡,位于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北侧,北靠黄山,南依天目山,全长25千米,是古时联系徽州与杭州的重要纽带。

地点算是选对了,离得近,也可以让我使劲看个够,即便几天来全是雨,也没有减弱丝毫兴致。起初我们打算去鄣山大峡谷,想象着“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必是让人“窥谷忘反”,然而当地人说雨天路滑不安全,不建议我们去,于是我们临时决定改道徽杭古道。徽杭古道在此之前我略有了解,是历史上徽商与浙商交流贸易的重要通道,是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第三条古道。路相对好走些,但路程较长,全长20多公里。

附:胥明游记

图片 1

买好票、雨披、登山杖我们就出发了,时间是上午11点钟。雨不大,细细密密,带着淡灰色的迷蒙,反倒让人觉得烟波浩渺。前一小段是在峡谷中,河水和栈道平行,耳边全是水流撞击巨石发出的哗哗声,两边因落差较大,形成多级小型瀑布,形成了颇为迷人的幽谷奇观。

4月23日上午六点半,我们从上海出发,坐在车上,一路美景连连,让人惊艳。行使到安徽境内后,窗外不时可见隐在山谷中的村庄,徽派民居,跨河木桥,耸立的牌坊,以及高高的马头墙上的漂亮绘画。吃过午饭后,车把我们送至安徽绩溪县,中午十二点多到达伏岭鱼川。然后汽车返回,我们自镇上出来,朝着远处的峡谷进发。徽州自古以来就是人多地少,多被大山包围,但生存空间的压迫和资源的限制并没有使徽州人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他们筚路蓝缕,开山劈石,于是有了这条百年交通要道——徽杭古道。这条二十公里的崎岖山路大大缩短了出山的路程,比以前走昱岭关短近百里,一代代安徽人从此走向江浙,走向全国,徽文化也从此泽被神州。我想这不只是一条山路,也代表了一种文化的突围和一段先人创业的辛酸历史。而我们今天重走的目的和体验完全不同。

绩溪县

从峡谷往上,需要翻过一座山,栈道也变成了山路、石路,路很窄,“之”字型。我们与大山更为贴近,被雨打过的叶子绿得亮眼,晃在你的身边和头顶,路边老树和岩石上挂满了喝水喝得饱饱的苔藓,松针末端依稀可见晶莹剔透的水珠,似乎能透射出整个大山的空灵。

跨过所谓的“江南第一桥”,小路伸向悬崖,真正的古道行开始了。一路上,我们一直向上攀越,“江南第一关”是第一个休息点。远望关口就像古道这条丝线上打的一个结,站在关口才知道第一关果然气势不凡。它就好像悬崖上的一个阳台,下临不测之深渊,俯视深涧巨谷,大有万夫莫开之架势。

徽杭古道

然而爬山的路是累的,我折了根不粗不细的竹子拿在另一只手里,“四只脚”走路。我的肚子也随之向我呼喊,一翻包,唯一一包昨天吃剩的饼干也没了。

漫漫长途怎度?寂寂山林何堪?放点音乐,大喊几声,让我们的心情彻底放松,把身心交给了大自然。行山走水,赏花看树,听鸟唱歌,非常惬意。当然,这也和徽杭古道本身并不是一条强度太大的徒步路线有关。五个多小时连续不断地上山、下山,经过黄茅培和清凉峰桥,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一行程的终点,下雪堂。我们欢呼着奔向营地,心情无比畅快。我想这应该就是古道之行的最大收获,就为这劫后余生的满足和快乐,这次行程就值得了。这个名字叫“逍遥人家”的客栈虽然简陋,不能洗澡,但是累了一天的我们有床就知足了。

徽杭古道是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中国第三条著名古道,是一条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最神秘的走廊,是一条见证徽商历史文化的神奇“徽商之路”,现在也是中国十大徒步旅游最佳线路。

随着海拔的升高,雾也更加浓郁了,这些雾气像是被一阵妖风吹来的,瞬间把人包围,弥漫了整个路面,视野只能锁定在数步之内,已难知前方之物。看指示牌,不多远应该就是蓝天凹这个观景地了,蓝天凹是徽杭古道的制高点,因两座山峰呈“凹”字型,蓝天白云嵌入其中得名。我至今记得在最高处的感觉,大自然像是变了脸,什么若隐若现、恍若仙境的温柔气质全变成了阴森与恐怖。和着稀稀拉拉的雨,一阵风吹来,雾气紧紧往你身上逼,似乎还要把你卷携而走。所以,那写有“蓝天凹“的大石头我们没有看见,亦或是真的到了蓝天凹,我们也不能感受到“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我只想快点下山,对自然,我有点畏惧。

第二天的早餐简单的稀饭馒头都成了绝佳美味。这天的行程先是从上雪堂到蓝天凹,应该说这是最难走的一段上山之路,但是风景往往在于险远之处,到达山顶,美景尽收眼底。蓝天凹是徽杭古道全程最高点,景色非常大气,望下去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一片片高山草甸,漫山的映山红煞是美丽。山头上风很大,稍作短暂休息,我们就下山了。山谷中凉风习习,特别舒服。这一段路轻松很多,大家都放松下来。在龙潭大饭店,我们吃到了一路上最可口的饭菜。下午一点,我们打点行装,踏上回上海的汽车,两天的古道之行结束。

图片 2

下山的路走得快,不久就到了山腰位置,没有了雾气的笼罩,俯身往下看,视野变得清晰无比,像换了一个世界:满眼浓密的绿色,繁茂的树和翠绿的竹林,曾经的那让我欣喜和兴奋的绿色大概就是我这眼前、身边的这一丛丛树吧。它们在山间自然生长,在群山环绕之中,我似乎感受到了它们生长的力量。山路时上时下,时坡时陡,处处都有泉水飞漱而下。

人生就像旅行,需要把握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以及享受生命的过程。自古有“无徽不成市、无绩不成街”的说法。徽商多是小本起家,尤其吃苦耐劳,所以绝大部分徽商出行选择的是乘船或徒步,一代代的徽州人贩运盐、茶、山货,走出了一条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徽杭古道即其中之一。现在,经济和交通发达了,人们出行已变得方便和快捷,但是这种吃苦耐劳,不屈不饶的精神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和回味!

徽杭古道

继续前行,不知是下雨的原因还是路标标识不清,我们走着走着竟迷路了。我们打紧急求救电话,然而也说不清自己的位置,电话里只是在重复今天回绩溪县城很难,只能住客栈或包车。总之,我们知道了并不能让人乐观的结果,却并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走。

图片 3

此时天色稍稍变暗,山铁青着脸,我再也无心看这些山山水水。继续走吧,我们沿着环山路。十几分钟后,路边有一个广告牌,牌上写着,前方某某客栈,位于古道出口,步行二十分钟。于是我们便知道了出口位置大概还有不远的距离,眼看着天色变暗,我们加快了脚步。

徽杭古道

出口就这么出现了,我们终于出来了,有点措手不及,这个出口太简陋,简陋得让人一点惊喜都没有。询问工作人员,答案依然是住客栈或包车,由于已经在县城订好了酒店,我们只想包车回去。两个小时的路全是盘山路,曲折蜿蜒,近150公里之后稍微平缓一些,原来,绩溪县城到了。

图片 4

听司机师傅讲,他祖祖辈辈都在山里,如果冬天下雪,可能要走上半天才能出来。“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是当地一句流传很久的民谣,由于山地众多,田地极少,所以徽州人家无法养活自己的子孙,男孩子到了13、4岁就会外出学徒,学不成不能归家的。但它同时也造就了徽州男人的吃苦耐劳的非凡毅力,造就了辉煌一时的徽商和徽州文化。

徽杭古道

古道行,让我领略了大山和大自然。

图片 5

回到南京,出地铁站,我的手机信号满格,不是很明媚的阳光却有点刺眼,身前车水马龙。

徽杭古道

江南第一关 图片 6

江南第一关

图片 7

江南第一关

图片 8

江南第一关

图片 9

江南第一关

图片 10

江南第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