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堰遗存古民居,首当其冲尼姑庵

图片 1

图片 2
六月六日这一天的重固镇之行,收获颇丰。

图片 3

6月6日这一天重固镇之行,真是收获颇丰。

除了参观上海之“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上海的“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以及骆驼墩古文化遗址(《重固镇骆驼墩的传说》)外,还看了四座古桥和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四座古桥分别是:南塘桥、金泾桥、兆昌桥和汇福桥;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分别是:法会庵、城隍庙、青龙寺和青龙塔(《三座古庙一座塔
首当其冲尼姑庵》)。

金泾古桥及古民居

除了参观上海之“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上海的“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以及骆驼墩古文化遗址(《重固镇骆驼墩的传说》)外,还看了四座古桥和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四座古桥分别是:南塘桥、金泾桥、兆昌桥和汇福桥;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分别是:法会庵、城隍庙、青龙寺和青龙塔。

今天分别说说这四座古桥。

六月六日这一天的重固镇之行,收获颇丰。

今天分别说说这三座古寺庙和青龙古塔。

南塘桥就在重固镇上。那天看过法会庵,在去福泉山的半道上,就看到了南塘桥。该古桥与福泉山路上新建的福泉山桥横跨同一条河。两桥并排而立,一高一低,一宽一窄,相映成趣。南塘桥始建于明崇祯二年,清道光十三年重修。桥为单孔石拱桥,清桥长22.6米,宽2.7米,高6米,拱跨9.4米,拱高5.6米。

除了参观上海之“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上海的“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以及骆驼墩古文化遗址(《重固镇骆驼墩的传说》)外,还看了四座古桥和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四座古桥分别是:南塘桥、金泾桥、兆昌桥和汇福桥(《一日四桥皆古物
金泾古桥原生态》);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分别是:法会庵、城隍庙、青龙寺和青龙塔(《三座古庙一座塔
首当其冲尼姑庵》)。另外,还有一大意外收获,便是在章堰古村落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古民居。

法会庵就在重固镇上。地铁9号线洞泾站换乘松重线到重固镇下,直接往前走,在十字路口可看到一法会庵的标示牌,继续往前,过一座桥,左拐不远处便是法会庵。其实,那天到重固镇,第一个目标是福泉山。正因为,先看到“法会庵”指示牌,就随机应变,决定先看了该尼姑庵再说。据说,法会庵是青龙寺下院。清咸丰因战乱而毁,光绪十一年,有里人朱丁氏盖茅屋三楹代之。宣统元年重固陆周氏发起募金重建,恢复原房廊十间及其他,遂重具规模。文革期间受冲击,先后被农中、镇办厂占用。1981年政府发还庙产,恢复佛事。现该庵有殿两进,房廊十余间,一切如旧,成当地一大佛地。

金泾桥、兆昌桥和汇福桥则都在章堰古村落,与城隍庙是同一个方向。也是搭乘重固2路公交车,到第7站陈章路城隍庙站下。过一座水泥桥,沿一条乡间小道往西走。在城隍庙前可看到兆昌桥,进入老街经过的一座石板桥便是汇福桥,这条老街的尽头就是金泾桥。

今天,就来说说这章堰古村落的古民居。

之后,便去看了福泉山。福泉山出来,仍然回到松重线终点站,在同一站搭乘重固2路公交车,到第7站陈章路城隍庙下。过一座水泥桥,在右侧不远处就可看到此城隍庙。看了城隍庙,还可沿着乡间小道去看金泾古桥和福济古桥。实际上,在城隍庙前,曾看到一桥,顺手拍了一张,后来才知道就是兆昌古桥。金泾古桥所在的村落,原先竟是一个比重固镇还大的镇,素有“金章堰银重固“之说。后来,由于交通不便衰败了。该城隍庙,其实原先就是章堰镇而非重固镇的城隍庙。据说,始建于清嘉庆五年,原先有东西两座。西城隍庙已没有,此城隍庙是位于章堰村东的东城隍庙。庙产面积并不小,但就目前看比较破败,无法与前面看到到的法会庵相提并论。这恐怕与原章堰镇的衰落,其地理位置变得较为偏僻不无关系吧。

金泾桥又名观月桥,座落于章埝镇河东街南市,是一座拱形单拱石桥。光绪版青浦县志云:“章伯颜于金湄建观月堂,堂前有金泾桥。”可见,宋代已有此桥,但几经整修,现除石拱保持原状外,桥面与桥栏,多次修补后,已呈紫、青、黄等多种石色。桥长20米,宽约2.5米,桥拱内圈仍保有多处石刻,但字迹模糊难辨。相传,宋时章监华亭盐务,曾筑堰疏青龙江,故名其里曰章堰。章伯颜告老还乡后,在金湄建观月堂,堂前有桥,常邀当地文人墨客,饮酒赏月,吟诗作对。伯颜特喜上桥观月,抬头明月当空,低头河中倒影,煞是好看,故金泾桥也被称为观月桥。

历来,民间素有“金章堰,银重固”之说。

青龙寺青龙塔,是探访骆驼墩的“副产品”,与城隍庙不是同一条路线(参见《重固镇骆驼墩的传说》)。需搭乘重固1路公交车,到“高家台村”站下,便看看到
青龙寺的青龙塔。距离大约一公里多吧。当时,是一时找不到骆驼墩,好心的驾驶员给予我的安慰性建议。现在,将寺庙归为一类,纯粹是为了行文上的方便。青龙寺青龙塔,辖地属白鹤镇而非重固镇。历史上,旧青龙镇是一外贸港口,素有小杭州之称。后青龙江堰塞,镇亦衰,青龙寺青龙塔倒是留下了。唐天宝二年初建时名为报德寺。清康熙南巡,赐名吉云禅寺塔。青龙塔,砖木结构,七级八角,曾为兵火破坏,残高30余米。虽历代不断重修,毕竟还是年久失修。现楼梯尽毁,腰檐无存,塔身倾斜,岌岌可危。目前,四周筑有围墙,属保护性防灾措施,不对外开放。

兆昌桥正对着章堰城隍庙前门。此桥建于清嘉庆年间,单跨平梁桥,桥面由4条长5米余的花岗岩石板拼接而成,桥长7.7米,宽2.6米,高3.8米。平梁两侧刻有桥名,桥墩两侧石柱上刻有楹联:“澄波西绕迎新旭,紫气东来启瑞云;人鱼烟盛处香烟盛,德泽深时福泽深”。

这是因为,始建于北宋南丰二年的章堰,历史上曾经辉煌过。据清《松江府志》与《青浦县志》载:自古以来,章堰以章堰泾为市河,南经崧泽,穿越太浦河至松江,北达青龙江。明清时期,商业盛极。商家百余,门类齐全,各业兴旺。光城隍庙就有东西两座:府城隍庙与县城隍庙。

一,法会庵:

其实,进入章堰老街的第一座桥便是汇福桥,只是常常会被忽略。该古桥是三块长条石拼在一起的石板桥。石板桥左侧还留有“乾隆”两字,清晰可见。不过,也许是由于汇福桥结构过于简陋的缘故,该桥没被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仅作为不可移动文物。

且不说历史上的风光,即便解放后,这里也曾经是两个乡的政府机构驻地,直至1957年乡镇调整合并后,才日见衰败。几与浦东的横沔镇(参见《原汁原味原生态
绝无仅有老横沔》)的历史变迁大同小异。

图片 4

一,南塘桥:

不过,此祗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最根本的原因。章堰这个地方水路发达,陆路不行,至今也没有一条像模像样的公路(据说,目前已在蕴攘修路的计划了)。是啊,谁不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嘛。历史上的繁荣靠的是水路。时代变了,光有水路不行了。

法会庵就在重固镇上。地铁9号线洞泾站换乘松重线到重固镇下,直接往前走,在十字路口可看到一法会庵的标示牌,继续往前,过一座桥,左拐不远处便是法会庵。其实,那天到重固镇,第一个目标本应是福泉山。正因为,先看到“法会庵”指示牌,就随机应变,决定先看了该尼姑庵再说。

图片 5

就这样,一个风光一时的“金章堰”,对外辐射的经济吸引力每况愈下,终于沦为隶属于“银重固”的重固镇一个小村落——岂止是翻了个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