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坝赏秋游玩最全攻略,秦岭深处的这座小城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国庆长假临近

寒霜过后

2019年,以“秦岭秘境、精彩留坝”为主题的第四届留坝红叶节已正式开幕,从10月25日至11月24日,为期一个多月,活动涵盖6处赏秋秘境、红叶节摄影大赛、达人采风、自驾车友会穿越秦岭遇见最美秋色、艺术名家写生,以及逛留侯老集、购乡野山货、品长桌宴、住野奢民宿等系列精彩活动。这个秋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英雄神仙隐世之地,与秦岭的秋天来一场诗意的相遇!

是否计划着一场关于秋的旅行?

秦岭秋意渐浓

探访秦岭秘境,赏留坝斑斓秋色,品秦巴风味紫柏山珍,过大秦岭的小日子。

如果你想逃离人潮,觅一处人少景美的秘境,做肆意的游山玩水人,那秦岭便是绝佳去处。这里秋色一绝,既有南方的秀色,又有北方的旷野。

深秋的秦岭,鎏金里浇灌了火焰,阳光下感受炽烈。不管是纷纷扬扬的落叶,还是漫山遍野的秋红,无不用动人心魄的美震撼着它的每一位倾慕者。带着满满的期待,我们出发啦,时间2019年10月24日-27日,和朋友

赏秋

早秋的秦岭,青翠里点缀着金黄,骨子里透着清新;深秋的秦岭,鎏金里浇灌了火焰,阳光下感受炽烈。

留坝,深藏于秦岭南麓腹地的一方净土,拥有190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山势峻拔,奇峰林立,翠谷溪绿,植被茂密。像日剧“小森林”一样的存在,小小的山城几千年来一直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被驴友称为“秦岭十大惊世美景之首”。

留坝,深藏于秦岭南麓腹地的一方净土,拥有190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山势峻拔,奇峰林立,翠谷溪绿,植被茂密。

10月走进秦岭的秋,就闯入了缤纷的世界~

留坝县城很小,总人口不到5万人,县城人口仅8千人左右。寒溪夜涨,萧何追韩信;明修栈道,汉军度陈仓这些传奇故事却属于这里。留坝县城也就两条街,一条老街,一条新街。贾平凹来到留坝曾风趣地写道:这座县城只有一条街,从街的那头走到这头,嘴里吸着的烟还没燃完一半;在城里最高的楼房百货大楼里边,只有两个半人:一个售货员、一个妇女和她背上的婴儿。

像日剧“小森林”一样的存在,小小的山城几千年来一直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被驴友称为“秦岭十大惊世美景之首”。

高耸的山峰层峦叠嶂,原始的景色全靠大自然调色,绚烂得仿佛掉进了彩墨堆里。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留坝的秋天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留坝的秋天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留坝,深藏于秦岭南麓腹地的一方净土,拥有190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山势峻拔,奇峰林立,翠谷溪绿,植被茂密。

英雄神仙,自在留坝,这个秋天,和我们一起走进英雄神仙隐世之地,探访秦岭秘境,赏留坝斑斓秋色,品秦巴风味紫柏山珍,过大秦岭的小日子。

最美山村公路

像日剧“小森林”一样的存在,小小的山城几千年来一直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被驴友称为“秦岭十大惊世美景之首”。

赏秋

高江路,被评为陕西十佳最美乡村公路,秋季俨然一副浓墨重彩的千里画卷,畅游其中,看红叶黄叶筑起的流金隧道,美得不可开交。

留坝的秋,安抚神仙也治愈凡人

最美山村公路

这条宽5米,全长35公里的公路,起于凤县高桥铺,止于留坝江西营村,绵延在秦岭深处。修建于半个多世纪前,因为是一条备用公路,车辆比较少。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留坝的秋天应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高江路,被评为陕西十佳最美乡村公路,秋季俨然一副浓墨重彩的千里画卷,畅游其中,看红叶黄叶筑起的流金隧道,美得不可开交。

干净的柏油路两旁,行道树遮天蔽日,车行树下感觉特别清新,树种以杉树、法国梧桐、金丝柳、银杏、刺槐、樱花树为主,四季景色变幻,一路一景。

飞驰在最美乡村公路上,享受层林尽染的视觉盛宴,感受“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意境。

这条宽5米,全长35公里的公路,起于凤县高桥铺,止于留坝江西营村,绵延在秦岭深处。修建于半个多世纪前,因为是一条备用公路,车辆比较少。

票价:无需门票

或者是走进山野人家,清悠淡永,归于自然,静享这大秦岭的小日子……

干净的柏油路两旁,行道树遮天蔽日,车行树下感觉特别清新,树种以杉树、法国梧桐、金丝柳、银杏、刺槐、樱花树为主,四季景色变幻,一路一景。

地址:留坝县玉皇庙镇高江路

最美乡村公路

票价:无需门票

千年古银杏树

摄影师的镜头与秋天邂逅

地址:留坝县玉皇庙镇高江路

最美乡村公路旁一道亮丽的风景,4000年树龄的古银杏树,相传是周文王亲手栽植,在全国古银杏里位列第三,西北地区排名第一。

高江路,被评为陕西十佳最美乡村公路,秋季俨然一副浓墨重彩的千里画卷,畅游其中,看红叶黄叶筑起的流金隧道,美得不可开交。

千年古银杏树

千年银杏树,王者般威严耸立,接受着众生的虔诚拜谒,一年一度的辉煌绽放,见证着世事变迁与沧海桑田。苍劲古朴的银杏树还有一个吉祥的名字:子孙满堂。

这条宽5米,全长35公里的公路,起于凤县高桥铺,止于留坝江西营村,绵延在秦岭深处。修建于半个多世纪前,因为是一条备用公路,车辆比较少。

最美乡村公路旁一道亮丽的风景,4000年树龄的古银杏树,相传是周文王亲手栽植,在全国古银杏里位列第三,西北地区排名第一。

票价:无需门票

干净的柏油路两旁,行道树遮天蔽日,车行树下感觉特别清新,树种以杉树、法国梧桐、金丝柳、银杏、刺槐、樱花树为主,四季景色变幻,一路一景。

千年银杏树,王者般威严耸立,接受着众生的虔诚拜谒,一年一度的辉煌绽放,见证着世事变迁与沧海桑田。苍劲古朴的银杏树还有一个吉祥的名字:子孙满堂。

地址:玉皇庙镇石窑坝村西河口

票价:无需门票

票价:无需门票

紫柏山

地址:留坝县玉皇庙镇高江路

地址:玉皇庙镇石窑坝村西河口

紫柏山与华山、太白山并称陕西三大名山,因汉高祖刘邦的第一开国功臣张良归隐此地而名扬四海,备受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山顶凹陷的天坑草甸,被誉为“秦岭小酒窝”,是中国最大的天坦群落。

千年银杏树

紫柏山

四季云雾缭绕,如烟如尘,弥漫在林间,宛如幻境一般。秋风起,落叶飞,紫柏山旖旎秋色,如霞似火,蔚为壮观。

一树黄金一树梦

紫柏山与华山、太白山并称陕西三大名山,因汉高祖刘邦的第一开国功臣张良归隐此地而名扬四海,备受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山顶凹陷的天坑草甸,被誉为“秦岭小酒窝”,是中国最大的天坦群落。

门票30元/人,索道80元/人

最美乡村公路旁一道亮丽的风景,4000年树龄的古银杏树,相传是周文王亲手栽植,在全国古银杏里位列第三,西北地区排名第一。

山势巍峨壮观,海报高达2600多米,一场初雪过后,山顶的天坑草甸积满白雪,登高极目,置身苍茫之中。

地址:留侯镇闸口石村

千年银杏树,王者般威严耸立,接受着众生的虔诚拜谒,一年一度的辉煌绽放,见证着世事变迁与沧海桑田。苍劲古朴的银杏树还有一个吉祥的名字:子孙满堂。

票价:门票30元/人,索道80元/人

太子岭

票价:无需门票

地址:留侯镇闸口石村

太子岭位于留坝县城南部25公里处,距316国道10公里,山峦叠嶂,植被良好,晴可观日出,雨能见云海,风景变化万千,美不胜收。

地址:玉皇庙镇石窑坝村西河口

太子岭

寒霜过后的太子岭,绚丽热烈,争奇斗艳的树木一抹一抹勾勒出了一幅色彩浓艳的画卷。自驾行驶在回环曲折的的公路上,除了斑斓的彩林,更有溪水淙淙,山野人家。

紫柏山

太子岭位于留坝县城南部25公里处,距316国道10公里,山峦叠嶂,植被良好,晴可观日出,雨能见云海,风景变化万千,美不胜收。

票价:无需门票

如烟似火的彩色幻境

寒霜过后的太子岭,绚丽热烈,争奇斗艳的树木一抹一抹勾勒出了一幅色彩浓艳的画卷。自驾行驶在回环曲折的的公路上,除了斑斓的彩林,更有溪水淙淙,山野人家。

地址:留坝县火烧店镇

紫柏山与华山、太白山并称陕西三大名山,因汉高祖刘邦的第一开国功臣张良归隐此地而名扬四海,备受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山顶凹陷的天坑草甸,被誉为“秦岭小酒窝”,是中国最大的天坦群落。

票价:无需门票

狮子沟牧场

四季云雾缭绕,如烟如尘,弥漫在林间,宛如幻境一般。秋风起,落叶飞,紫柏山旖旎秋色,如霞似火,蔚为壮观。

地址:留坝县火烧店镇

秋日播撒着融融暖阳的生态牧场,这里曾经是诸葛亮军马放养之地。

票价:门票40元/人,索道80元/人

狮子沟牧场

高远澄净的蓝天,随风飘逸的云朵,自然古朴的木屋,悠然自得的牛羊,共同营造出油画般华丽斑斓的色彩。

地址:留侯镇闸口石村

秋日播撒着融融暖阳的生态牧场,这里曾经是诸葛亮军马放养之地。

憨态可掬的牛儿安静悠闲地低头吃草,与世无争的模样才是满满的治愈系。

太子岭

高远澄净的蓝天,随风飘逸的云朵,自然古朴的木屋,悠然自得的牛羊,共同营造出油画般华丽斑斓的色彩,憨态可掬的牛儿安静悠闲地低头吃草,与世无争的模样才是满满的治愈系。

票价:无需门票

自驾观云海,看红叶全景

票价:无需门票

地址:留侯镇营盘村

太子岭位于留坝县城南部25公里处,距316国道10公里,山峦叠嶂,植被良好,晴可观日出,雨能见云海,风景变化万千,美不胜收。

地址:留侯镇营盘村

张良庙

寒霜过后的太子岭,绚丽热烈,争奇斗艳的树木一抹一抹勾勒出了一幅色彩浓艳的画卷。自驾行驶在回环曲折的的公路上,除了斑斓的彩林,更有溪水淙淙,山野人家。

情人谷

始建于汉代的张良庙,传说张良曾于此辟谷隐居而立,位于紫柏山脚下,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祠内北方宫殿式建筑与南方园林式建筑完美融合,布局奇特、错落有致。

票价:无需门票

紫柏山脚下的情人谷,木质台阶,铁索吊桥,沿着沟谷深入,金黄的松叶映入眼帘,一道阳光洒进,仿佛进入了童话森林。

雨中的张良庙别有一番意境,庭檐雨溅,步步流连。